联系电话:027-83949417

汉港澳交流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交流合作>> 国际交流>> 汉港澳交流

【素质教育香港行】香港游学记

撰稿人:四(二)班 杨嘉乐    供稿部门:小学部学生处 国际部    时间:2019年02月19日  点击数:

星期一 我和老师分一组

星期一一大早,天还未亮,爸爸就送我到学校集合,我们兴致勃勃的跟着老师踏上香港游学之旅。

我们先坐大巴车从学校到武汉火车站,又坐火车到深圳。在路上,带队的曾老师说我们这次出来的女生正好七个人,好像传说中的七仙女,曾老师还戏说她就是王母娘娘。曾老师的话让我心里美滋滋的。我们“七仙女”还按年龄排出了顺序,我是年龄最小的一个,正好是“织女”。

我们在深圳海关办理了出境手续,又坐大巴车前往位于半山腰的香港营地。香港气温明显比武汉高,我们都只穿了单衣。到了营地,我们“七仙女”跟着曾老师来到寝室。寝室里靠墙放着三张高低床和两张平床。我是第一次见到高低床,觉得很新奇,但又怕被分配到上铺。还好,我的“姐姐们”非常照顾我这个“小妹妹”,自告奋勇地选了高低床,将平床留给了我和曾老师。

选好了床,曾老师要求我们自己铺床单,并建议我们俩俩分组合作,别的同学都是上下铺一组,于是我就自然而然地和曾老师分到了一组。曾老师用我的床为大家做铺床单的示范,省了我不少事。曾老师一边忙着指导别的同学铺床,一边让我帮她套枕套。过了不久,寝室的床就都铺好了,我的姐姐们的动手能力都很不错哟。曾老师让我发表和她同组的感想,我开心的说,“下次我还要和你同组!和你同组太好了!”

星期二 认识一个新朋友

星期二的行程是参观香港当地的小学。我们参观的王锦辉小学,好像是一所大学的附属小学。

刚进学校,校方就为我们“一对一”安排了一位同龄人,全程带领我们活动。安排给我的“带路人”是一位个头比我稍高、齐耳短发、带着眼镜、脾气很好、语气柔和的小姐姐,她叫甘美之。

和我们学校一个班在一个学期内基本都在一个教室上课不一样,王锦辉小学的同学需要每天在不同的教室里移动,以学习不同的课程。今天小甘姐姐的课程相对比较集中,上午都在同一个教室,因此我就非常幸运地只在一个教室里呆着;但我的同学们就没有我这么幸运,他们会跟着各自的“带路人”不停地跑。

教室里的摆设和我们学校也有明显的区别。在我们教室,课桌排成整齐的行和列,但在这里,不同教室里课桌的摆放都不一样。我上午呆的教室可以容纳30人,课桌被分成五组,每组三张长条桌形成“U”字形;而下午的可坐48个同学的美术教室,却放置了8张长条桌,每张条桌围坐6人。自然,我基本都是和小甘姐姐坐在一起。

听老师上课是一件困难的事情。除了语文是用普通话教,其他的老师我基本都听不明白,比如数学老师用英语教;而音乐和美术老师使用的是当地的方言——粤语。小甘姐姐告诉我,她们平时除了普通话、粤语和英语,还会学习另外一门外语,比如德语、日语、法语或西班牙语。

虽然我的语言能力总体上没有小甘姐姐的强,但我感觉她的普通话不如我,更明显的,她的计算能力比较弱。在数学课上,我们成功地进行了一次完美“合作”,在完成老师作业的时候,小甘姐姐负责做应用题,而我负责做计算题——我们的回答全部正确。

四节课里我最喜欢的是美术课。课上老师教我们画水仙花。美术是我上一学期极少的仅得到“甲—”的科目,但今天的课程非常吸引我,即使老师的讲解我基本听不清楚。在老师的教导和翻译同学的帮助下,我完成了一副水仙。小甘姐姐帮我在落款上画了两个鲜红的圈,并给我一张《大公報》将画包起来——回家以后,爸爸妈妈都非常惊诧我居然能画得这么好。

想着第二天还能和小甘姐姐见面,我开心又期待地回到了营地。

星期三 认识一个繁体字

一大早吃完饭,想着马上又可以和小甘姐姐见面了,我心里很有些激动。但带队的老师好像并不着急,都集合开会去了。开会回来,曾老师告诉我们,由于流感肆虐,为防止被感染,今天的活动只能调整——我们不再去王锦辉小学,而是去岭南大学和太平山。OH,MY GOD!我的小甘姐姐。老师们告诉我们可以把事先准备的礼物拿出来,由老师转交给香港的小朋友。好吧,只能让我出发前画的蓝精灵和米老鼠陪小甘姐姐了。

岭南大学离我们的营地并不远。下了车,一座美丽的大学便呈现在眼前。和我们的营地一样,岭南大学坐落在半山上;或许是天热,路上的行人并不多,路边间或有高大的教学楼。曾老师告诉我们,岭南大学并不大。爸爸曾说过,“大学之所以称为‘大’,不在校园之大,也不在大楼之大,而在大师之大”,我想,岭南大学里面一定有大师。校园中有一个孙中山先生的雕像,我们在这雕像前停留了好一会儿,曾老师跟我们讲孙中山先生的故事……

中午,我们在岭南大学吃午饭。和就餐的大学生们一样,我们每人一个餐盘,三四样挺别致的菜肴,食堂的叔叔阿姨们还非常贴心地给了我们每人准备了一瓶名叫“陽光”的饮料。我和同学们一边吃,一边小声的讨论这是什么饮料——大家都不认识“陽”字。有人说它长得有点像“锡”字,大概就读“XI”吧。虽然有点拗口,但我又认识了一个新字。

吃完饭,我们又坐大巴车去太平山。坐在大巴车上,我无意间往车窗外面一看,外面一家卖太阳能热水器的小店引起了我的注意,这家店的招牌上写着“太陽能”。呀,不对,这家店总不能说是“太XI能”吧?这个字应该是“阳”的繁体字。

回家以后,我和爸爸讲这个故事,爸爸不仅夸奖我“注意观察”,而且还告诉我我们的姓“杨”字的繁体字也和“陽”类似,写作“楊”。我们还在小甘姐姐给我包画的《大公報》上找到了好几个“陽”字。

星期四 没大人也敢坐过山车

星期四的安排是最吸引我的了——迪士尼乐园活动。之前妈妈就说要带我去迪士尼乐园玩,但因为她工作忙,总是腾不出时间,想不到这一次竟然有机会。迪士尼乐园离我们的营地有些远,两个小时的车程颠得我差点吐了。不过,当到达迪士尼的时候,我还是非常兴奋。

迪士尼的活动,前几天一直陪伴我们的曾老师没有进,而是把我们交给迪士尼里面的一位漂亮的大姐姐带进去。还好,我们的班主任肖老师进了园。乐园里面的人熙熙攘攘、川流不息,特别是小朋友很多。乐园里面的游乐设施也很多,令我目不暇接。

大姐姐先把我们带进“米奇幻想曲”的3D剧场,让我们欣赏了由众多迪士尼经典动画角色共同出演的动画片。在“米奇幻想曲”中,我不仅看到了前几天我刚刚画过的米老鼠,还看到了活泼可爱的唐老鸭和美丽善良的白雪公主……随后我们来到“小小世界”,坐在电动船上逛遍了七大洲——埃及的金字塔、中国的龙舟、美国的自由女神像……

“火箭餐厅”午餐过后,是“五人一组”的分头活动时间,我们一组决定先去坐“灰熊过山车”。

之前爸爸妈妈曾带我坐过刺激的过山车,比如在珠海长隆,但我从来没有自己单独坐过。估计我的同学们也和我差不多,因此我们既想坐,又有点害怕。为了给我们自己鼓劲,我们约好了一起唱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。这真是一个有效的方法——刚开始过山车在通过回荡着一声声熊吼的山洞的时候,虽然阴森恐怖的熊吼声在山洞中回荡,但我们的歌声鼓舞了我。从山洞出来,过山车缓慢地爬向一个小山顶,我想过山车爬到山顶后,一定会猛的冲下去,到时候免不了又要惊心动魄,但在爬到山顶之前,我可以稍微放松一下。不料就在我放松警觉的当口,当过山车仅仅爬到一半的时候,过山车竟然倒着往回掉,毫无防备的我顿时惊慌失措。好一会儿,过山车终于重新又停在了山洞里,而这时,山顶上的母熊恰到好处地投下一颗炸弹,在过山车面前“轰”地炸开,仿佛要把我的心炸出胸膛。随着猛烈的爆炸声,我们的过山车也象一支离弦的箭,飞快的冲出山洞……游戏结束,我们都觉得很好玩,真想再玩一次。

但乐园里其他精彩的活动也吸引着我们,我们边走边玩,还偶遇了一个人“自娱自乐”的肖老师,他很兴奋的告诉我们他去玩了水上游戏“探险世界”,但因为我们没有带雨衣,只好作罢。我们邀请肖老师一起坐上小火车,一边休息一边观赏迪士尼的美景盛况……晚饭后,我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迪士尼。

回营地的路上,曾老师问我们想不想家了,同学们都说想,而且特别想妈妈。哎呀,我怎么特别想爸爸呢?给爸爸拨几个电话,他又不接,真的有点小失望。

星期五 我也可以睡上铺

愉快的时间过得真快,一转眼就是在香港的最后一天了。一大早,我们就收拾好行李,准备在离开之前去香港科学馆看看。但不知哪位同学遗失了行李,我们只好在大巴车上等了好一会儿,因此科学馆的参观只能走马观花了。

与来的时候坐高铁不一样,回武汉的火车是绿皮的卧铺车。这种车没有高铁快,但正好满足了我希望在火车上睡觉的想法。第一次走进卧铺车厢,我才发现卧铺车是分上中下三层的,最上层的高度比营地里的高低床要高好多,站在车厢里,感觉最上层都要挨着天花板了;说是床铺,其实只有六、七十公分宽,和我们家的沙发差不多;最奇葩的,与营地里“一床一梯”不同,“背靠背”的两边共用一个极小的楼梯。

老师将我们每三人分成一组,每组安排一边,并让我们自己决定如何分配上中下铺。我和万曙歌、徐祯婗分到一组。看得出来,我们都想睡下铺,而且都不想睡上铺,但下铺只有一个,总不能都挤在这么狭小的床铺上吧。怎么办呢?我灵机一动,要不我们用“飞的幸运”吧,单个的睡上铺,余下的两人猜拳,赢的睡下铺。万曙歌、徐祯婗都赞同。

噢,老天,竟然是我被第一个淘汰,看来我是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”。既然如此,我只好去睡上铺了。我鼓起勇气,从狭小的楼梯上小心翼翼地爬上去,原来上铺和天花板还有些距离,而且,由于在最上层,其他人都不会上来,自是别有洞天;要吃饭、活动的时候,我还可以名正言顺的坐在下铺。哈哈,上铺也有上铺的好处。

晚上熄灯后,躺在坚硬狭小的床铺上,听着“咔嚓咔嚓”的节奏,想到明天就可以回到武汉,见到爸爸妈妈,真的很高兴。当然,要是他们能再带我来香港玩,那就更好了!


相关新闻

    没有相关内容